姜仕坤,用生命向贫困宣战

来源:本站发布时间:2016-06-07 19:17:54作者:本站编辑

“还来不及感谢他,人就没了。”停下手里的活,肖长青望着县城的方向喃喃道。

2016年4月12日下午,“翠华晴隆”政府网站的一条消息打破了所有人内心的平静:“中共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同志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于2016年4月12日6时40分在广州暨南大学附属医院去世。”

肖长青是晴隆县大田乡村民,也是原县委书记姜仕坤结对帮扶的贫困户。他说,消息是县里的干部打电话告诉他的。他记得,那天大田乡赶场,他的电焊铺子生意特别好。

blob.png 

这是2011年的2月,姜仕坤在晴隆县马场乡马场村与群众座谈,他的心里装着民计民生

肖长青第一次见到姜世坤,是在去年。

2015年7月,晴隆县第一轮遍访贫困村、贫困户时,姜仕坤来到大田乡大田村鹞子组贫困户肖长青家。

“家里条件怎么样,收入来源是什么?”

“会做什么,有什么特长?”

…… ……

肖长青后来才知道,这个高高瘦瘦、身上夹克旧得有些发灰的人,居然是县委书记。那次,他也记住了这位“县里最大的领导”的一句“只要你有信心,我们帮你”。

肖长青成了县委书记姜仕坤的帮扶对象。

得知肖长青懂电焊会钳工,姜仕坤当即协调了1万多元资金,为他购置了一套电焊设备,在大田街上租了一个门面,随后又协调供电所接通电线……几个月时间,县乡干部帮着肖长青张罗起了一个电焊铺子。

“家里孩子还小,以前只能在附近打打零工,一天七八十块钱。”如今,肖长青凭着自己的本事,生意越来越好,平均每个月收入三四千元。

blob.png 

在大田乡“问计于民,问需于民”基层代表面对面座谈会上,姜仕坤认真听着每个村民的困难

第二次见面,是2015年11月,大田乡“问计于民,问需于民”基层代表面对面座谈会。

不大的会议室里,满满当当坐了一屋子人。姜仕坤问长问短,和乡亲们拉着家常,不时在本子上认真记下大家反映的问题和提出的需求。

会上,姜仕坤说,精准扶贫就是要听基层声音,了解基层群众最缺什么、最想发展什么产业、最适宜发展什么产业,要把老百姓对生产生活的期盼和发展意愿纳入到“十三五”规划中来,带动群众积极参与,共谋发展……坐在角落里的肖长青一字一句认真听着。

第三次,肖长青没能见着姜仕坤。

春节前,姜仕坤照例到各乡镇“转转”。在大田乡路过肖长青的电焊铺时,特别停车看了一眼,了解到肖长青如今收入稳定,生活越来越好,这才放心离去。

乡干部告诉肖长青:“姜书记来过,专门看了看你家近况,但他太忙,已经走了。”

“还想请他到屋里喝杯水呢。”肖长青有些遗憾。

blob.png 

在晴隆的各个乡镇,田间地头留下了姜仕坤“问计于民,问需于民”的身影

2016年2月26日,晴隆县召开脱贫攻坚千名干部包保帮扶誓师大会,姜仕坤带头庄严宣誓——“脱贫攻坚、我是党员、向我看齐!”全县县级干部每人帮扶2至3个村,同时承担15户贫困户的结对帮扶,科级及以下干部每人帮扶6至18户贫困户,与精准贫困户结成联系对子,实现所有贫困村、贫困户帮扶全覆盖。帮扶时间3年,分批脱贫,群众不脱贫,帮扶不脱钩,责任不解脱。

2878名干部迅速深入贫困户家中……

天暖和了起来,肖长青找亲戚朋友借了点钱,准备修平房,“材料都买好了,过几天就开工。”他说,“过年就可以住新房了。”

“当县委书记难,当晴隆的县委书记更难!”晴隆县政协主席吴金山感叹。

“难”在压力如山。

晴隆县石漠化严重,喀斯特面积占全县国土面积的53%,坡耕地占65%,人均耕地仅0.77亩,地少土薄,石头裸露,是全省12个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这样的县,黔西南州只有晴隆、册亨和望谟。

石漠化程度最重、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之一。早在1995年,晴隆就因为贫困上过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当时的报道称:晴隆是全国最贫困的县。到2000年末,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仅1156元,人均粮食335公斤,人民生活水平较为低下。

blob.png 

这是2010年,姜仕坤下乡调研烤烟种植情况

2010年3月,姜仕坤当选晴隆县县长。2014年8月,履职晴隆县委书记。对于顶着贫困大山的姜仕坤及其班子成员而言,为官任内,奋斗不息,治贫不止。

整个“十二五”期间,全县贫困乡镇从12个减少到4个,贫困村从56个减少到52个。2015年末,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239元,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了一番,全面小康实现程度86%。

然而,截至2015年底,晴隆县总人口34.2万,像肖长青一样的贫困人口尚有7.91万,贫困发生率仍有23.1%。

也就是在2015年,精准扶贫上升为国家战略。同年,贵州将“大扶贫”确定为“十三五”时期的两大战略选择之一。未来五年,是贵州,也是晴隆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同步小康的关键时期。

“今年1月,我们开始研究制定精准扶贫的方案和行动计划。”晴隆县副县长赵仁亮回忆,这段时间以来,姜仕坤带着相关人员白天下乡入户调研,晚上开会讨论研究,“经常到深夜12点,甚至凌晨一两点钟。”

blob.png 

在姜仕坤生前宿舍的书桌上,还杂乱地堆着资料和工作笔记。顶着脱贫攻坚的巨大压力,姜仕坤常常白天下乡调研晚上研究对策

赵仁亮清楚地记得,清明,刚出差回来的姜仕坤便又马不停蹄到农户家中走访,在茶山上和茶农一聊就是1个多小时。

“姜书记倾注了大量心血。”赵仁亮说,涉及到精准脱贫的政策文件,姜仕坤事必躬亲,逐一研究。

今年3月,晴隆县精准脱贫“1+15”文件出台,涉及文化教育、医疗卫生、产业扶贫、金融扶贫、旅游发展、易地扶贫搬迁等,全县精准脱贫的战略部署和行动计划跃然纸上。

“这些文件,凝结着姜书记的心血和智慧。”晴隆县委办常务副主任贺伯果说。

80000多公里,姜仕坤的司机朱黎家不经意间说出的一个数字让所有人震惊。这是姜仕坤的公车一年的里程数,平均每天200多公里。

跟在姜仕坤身边多年的贺伯果说:“他一直都在路上。”

长流,晴隆县唯一一个距离县城超过100公里的乡镇,也是易地扶贫搬迁难度最大的乡镇。上网搜索关于姜仕坤生前的新闻报道,最近一次外出调研的地点便是这里。

这次调研,分管产业发展的县领导、各相关科局的负责人都在,姜仕坤还特别带上了曾在长流任职的老同志。“一行20几人。”乡党委书记李秀松印象深刻。

blob.png 

姜仕坤在长流乡调研农业生产

现场办公会上,县文体广电旅游局、住建局、国土局、水务局、交通局等部门负责人分别就长流乡提出的“一事一议”、退耕还林、茶叶种植、城镇基础设施建设、水库建设、道路交通、文化设施建设等困难和问题,一一作了答复。

李秀松尤其欣喜的是,长流乡最边远的杨寨村长箐寨,至今仍在使用临时输电线路,就是在这次现场办公会上,姜仕坤拍板,协调45万元资金给该村架设电线,计划在今年8月以前通电。

会上掌声不断。贺伯果说:“像这样的现场工作会,不计其数。”

在姜仕坤的认知里,脱贫攻坚不是喊口号,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踏出来的。这是他辞世前几天的足迹:

4月6日上午,在兴义参加全州易地扶贫搬迁专题会。下午,在晴隆召集人员研究易地扶贫搬迁。

4月7日,参加2016年全省第一次项目观摩会,随后连夜赶回晴隆,部署晴隆观摩点筹备工作。

4月8日,在晴隆观摩点向省观摩组汇报工作;下午2点,随团在贞丰观摩;晚上9点多,在贞丰连夜研究部署晴隆县易地扶贫搬迁相关事宜。

4月9日,赴贵阳参加2016年全省第一次项目观摩会总结会。当晚,在贵阳听取王志纲工作室关于晴隆县全域旅游发展规划的策划。

4月10日上午,在兴义参加全州易地扶贫搬迁动员大会。会上,姜仕坤代表晴隆县表态:“以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为工作目标,来打赢这场输不起的硬仗……”

4月10日下午,出差广州。

——夜以继日,宵衣旰食。

blob.png 

这是贫困户肖长青家所在的大田乡,这几年村里开起了不少以前从来没有的小超市,村民的小康越来越近

“他是用生命在向贫困宣战。”晴隆县县长查世海说,早在3月份,姜世坤就查出了心脏有毛病,但因为工作一再耽搁,没有进一步检查疗养。

所有人不曾想到,就在前往广州40余小时后,姜仕坤倒在了出差的路上……

“是工作把他拖垮的。”“老班长”的离开,查世海无比心痛。

而此时,在晴隆,精准脱贫“1+15”文件已经开始发挥实效,百姓欢欣鼓舞。沿着姜仕坤的足迹,2016年,晴隆县计划脱贫2.5万人;2017年,2万人;到2018年,除政策兜底外,全县所有贫困乡镇要全部“摘帽”,贫困村全部出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路似乎还长,可梦已经不远。


版权所有 (C) 贵州大学 黔ICP备05000607-1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校办电话:0851-88292178 招生电话:0851-88292178

技术支持:贵州兴乾盛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