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宋宝安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6-06-07 19:15:43作者:王雨 见习生 曾帅

一个非常接地气的科学家——这是宋宝安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斑白的头发,诚挚的笑容,朴实的话语,52岁的宋宝安看上去更像一名长年奔波在田间地头的普通科技员。

1983年,20岁的宋宝安从贵州大学毕业后,在沈阳化工研究院攻读硕士研究生。1986年,作为我国首批农药化工研究生,宋宝安放弃了留在大都市工作和出国留学的机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回到了欠发达的家乡,到贵州大学当了一名普通教师。

“我出生在贵州农村,是贵州培养了我,我就想在贵州做科研。”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贵州,经济相对落后,就是本着这样质朴的目的,宋宝安在十分简陋的条件下,开启了他的科研之路。

有时,他五点半起床,一直要工作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才休息,每天休息不足四个小时。而跟乡亲们一起一天走几十里山路,一进实验室一干就是十个小时,这些都是常事。

宋宝安常对学生谈起科研的乐趣:选择了科研就选择了吃苦,选择了吃苦就选择了奉献,选择了奉献就获得了快乐。

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田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实验室,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教室,工作近30年来,宋宝安将自己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科研和教学上。“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夫人,她多年来对我默默支持,让我能安心搞科研”,宋宝安笑着说:“这么多年来,我在家里从没有换过一个灯泡。”

国家创新人才计划(重点领域)创新团队带头人、“农药学”国家重点学科负责人、国家首批杰出专业人才奖获得者、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何梁何利奖获得者、贵州省最高科技贡献奖“黔灵科技奖”获得者……从研近30年,宋宝安获得荣誉无数,研究成果中任意拿出一项,都在业内具有广泛的影响力。

他成功研发出获得专利授权的溶剂法闭环合成恶霉灵原粉新工艺,成本比国外恶霉灵产品下降50%,广枯灵产品现已发展成为我国防治土传病害的主要药剂,占国内同类产品约50%的市场份额。

他开展了系统的甲基立枯磷工艺创新研究,在国内率先成功开发了甲基立枯磷合成新技术,该技术转让给企业后,在国内首次实现了甲基立枯磷原粉和制剂的工业化生产,填补了该产品国内空白。

他组织攻关团队与农业部农技推广中心等合作,在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等省进行毒氟磷等防治烟草病毒病、蔬菜病毒病、南方水稻黑条矮缩病毒病、水稻条纹叶枯病毒病和水稻黑条矮缩病毒病的田间试验示范与防治技术研究,总结出一套完整的防治病毒病的田间应用技术和方案……

在云南施甸防控试验基地,芭蕉林村民杨加李的稻田单产达到998斤,这是他三年来收获的最高产量,他从最初对宋宝安团队的质疑到心服口服地竖起了大拇指说:“贵大的教授们不是来走走看看做样子,真正为我们解决了问题。”

翻看宋宝安的每一项科研成果,无不与生产实践紧密相连,每一项都紧紧立足于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顶天立地”的诺言:“我们的研究水平,要成为世界一流,这是‘顶天’;我们的研究成果要能解决老百姓的实际问题,这就是‘立地’。”

目前,宋宝安及其科研团队的科技成果转化率达到100%。在宋宝安眼中,根本不存在“做基础研究,还是应用研究”这样的问题。“我的科研都源于生产实践,来自于工厂,来自于田间,来自于国家的需求,来自于农民的需求。”宋宝安说,科研所取得的成果,只是科研和实际应用紧密结合的产物。

围绕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打造“五张名片”战略,宋宝安又致力于贵州茶树、有机高粱等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的研究,利用昆虫天敌等综合绿色防控技术解决茶树病虫害问题。如今,科研项目已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他说:“但如果要在茶产区大面积推广应用,让广大茶农都能用得起绿色防控技术,还需要我们打通产学研通道,还需要我们更加努力!”

“现在,我都争取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前休息,早上五点半起床后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来锻炼身体。”宋宝安说,科研的道路漫长而艰辛,他要努力保持健康的身体和昂扬的精神状态,去解决一个又一个生产难题,去攀登一个又一个的科学高峰,“生命不止,科研不息”。


版权所有 (C) 贵州大学 黔ICP备05000607-1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 邮编:550025

校办电话:0851-88292178 招生电话:0851-88292178

技术支持:贵州兴乾盛科技有限公司